求女主手撕鬼的灵异小说

发布时间:2019-08-07编辑:admin

  简介:一个周而复始的梦,如同一道无形的枷锁束缚着她。千年的等待,只为挚爱的人能够重新回到他的身边,同样的梦不同的心,自她出生伊始,命运的巨轮便开始转动,连在她与他之间的羁绊再次开始收缩。当白色的蔷薇花瓣,一片一片凋零……当两个人的心越来越近,才发现。原来,吸血鬼也可以是那么的温柔……当尖锐的獠牙穿透她的颈项,当温柔被嗜血替代,她才发现。一切不过是梦幻泡影。

  “钟离静雅……钟离静雅……”飘忽的声音回荡在周围,四周一片白雾缭绕,分不清楚声音的来源到底在何处……

  清晨,阳光穿过落地玻璃照射在床上躺着的人脸上,白皙的肌肤凝若雪脂,橙黄色的长发散乱地铺在枕头上,映衬着她的肌肤更加雪白剔透,原本紧闭的双眼缓缓睁了开来,露出一双紫色的眼瞳,抬起手遮住阳光,紫色的眼瞳露出一抹淡淡的忧伤。

  这已经不知道是第几次做这个梦了,似乎从她八岁那年开始,这个梦就一直围绕着她,大概有十年了吧!

  梦中总是一片白雾茫茫,没有人……不,应该说是没有一点生命的迹象存在,除了那道温柔的像要滴水的声音不断的呼唤着她的名字外,什么都没有。

  她已经习惯了这个梦,习惯了这个只有她一个人的身影和那道飘忽的声音的梦,一个对她而言只是周而复始毫无意义的梦。

  尽管毫无意义,但是每次梦醒她还是会不由自主的在意,在意什么呢?她说不上来,只是每次醒来,她感觉心情莫名的沉重,小时候不觉得,随着年龄的增长,这种感觉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清晰……

  深深地吸了口气,钟离静雅掀开盖在身上的毛巾被,走进浴室,拧开凉水的水龙头,任由蓬蓬头里流淌出来的水淋湿橙黄色的长发,任由清晨冰凉的清水滑过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棉质的睡衣被水浸透,紧紧地贴在身上。

  今天是怎么了?为什么格外在意这个梦?钟离静雅站在水龙头下,低垂着头,心里不停地问着自己。

  床头放着的手机欢快地响起,钟离静雅随手扯下一旁的毛巾擦拭着湿淋淋的长发,走到床边拿起手机。

  “钟离静雅,你要磨蹭到什么时候啊?你忘了今天你要去S市参加剑术比赛了吗?”

  “什么?你……你……你……你居然忘了?啊……”电话那头的声音明显显出暴走的迹象,钟离静雅将手机的听筒远离耳廓,以免听到死党方洁摔坏手机的暴怒声响。

  方洁是她的死党,也是她唯一的好朋友,橙黄色的头发,紫色的眼瞳为她带来不少的麻烦,周围的人都把她当成不良少女,不愿意接近她,就连她租房的房东也曾一度的骚扰过她。

  “剑术大赛吗?希望能够让我赢到那笔丰厚的奖金,这样学费就有着落了!”钟离静雅挂断电话,低声呢喃道。

  她现在就读于一所私立学院,很奇怪,她根本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进到这种只有有钱人家的少爷、小姐才能读的学校,她可不认为在被叔叔婶婶谋夺了父亲留下来的巨额遗产后,将她赶出钟离家族的她会有钱支付这么庞大的学费。

  每次她用打工赚的钱去缴学费,负责管理财务的老师总是用诧异地眼神看着她,奇怪的问:“你不是已经缴过了吗?”还把她的缴费登基和单据给她看。

  虽然那些单据上写的清清楚楚,但是她很清楚的记得,她并没有交过那些钱,她也很纳闷,到底是谁帮她缴纳了那笔不小金额的学费,她也曾经悄悄的关注过,但是一无所获。

  是的!她是这个学院里的怪咖,明明是个穷人,却偏偏就读于一所贵族学校,想想真是太讽刺了。

  站在学院门口,怒火冲冲的方洁早已等在那里,一见到钟离静雅,脸上的怒容瞬间被甜甜的微笑替代,在钟离静雅看来,方洁此时的笑比起她发怒的样子更让人觉得恐怖。

  “那个……呵呵呵……方洁,你……你怎么在这里啊?”钟离静雅尴尬的疝笑道,冷汗顺着额头滑下,勾起轻微的酥痒。

  “我怎么在这里?你说我怎么会在这里呢?静雅!”方洁面带微笑,咬牙切齿的说道。

  “唉……算了,反正你总是这样,今天就饶了你,走吧!”出乎意外的,方洁并没有暴走,而是拉着钟离静雅的手朝着门口停放的一辆豪华大巴而去。

  方洁不像别的人那样疏远她,虽然她对她的慢性子总是很火大,但她还是把她当成朋友。

  两人找了个位置坐下,方洁从随身的手提包里取出一块三明治递到钟离静雅的手中。

  对于方洁的充满信心的表情,钟离静雅早已见怪不怪了,她不知道为什么方洁会对她这么有信心,也不想去探究为什么方洁会愿意跟她做朋友。

  “对了,到S市还要好几个小时,你先睡一会吧,看你的样子就知道你昨天晚上又没睡好了。”

  “回来吧……我在等你……回来吧……”一道黑色纤瘦的身影随着那温柔的声音出现在钟离静雅的视线里。

  银白色的长发随着他的走动轻轻飞扬,一紫一蓝的眼瞳带着淡淡的孤寂,配着狭长的凤眼,让人忍不住想要为他释放眼中的那令人心疼的孤独感。

  合身的黑色锦袍勾勒出他完美的身材,浑然天成的王者之气让人不由自主地产生一种敬畏。

  她是做了个什么样的梦啊?古人?她可不记得自己跟哪位古人大哥有半分钱关系。

  “钟离静雅,我来接你了!”黑衣男子温柔的低下头,在钟离静雅的耳边轻声说道。

  钟离静雅猛地睁大眼睛,想要逃离这个陌生男子,只是她的思维越来越模糊,眼前的景象也渐渐陷入无边的黑暗。

  头像是要炸开一般的疼痛让钟离静雅从沉睡中醒来,单手支撑着身子翻坐起来,映入眼中的陈设让她差点从床上掉下来。

  这是怎么回事?她记得她与方洁坐在大巴上准备去S市参加剑术比赛的,怎么会在这里?

  房中摆放着一张红木圆桌,桌子的正中间放着一套茶具,四个圆凳分四个方向置于桌下,墙上挂着一幅雨后春竹,淡紫色的纱幔随风轻舞,给这个充满阳刚之气的房间平添了几分神秘。

  满腹疑惑地走下床,拉开房门走了出去,此时正值夜晚,一轮皓月挂在夜空,宛如似繁星密布的银河系中耀眼的明珠一般,散发着柔和的光晕。

  “饿了吗?”温柔的声音在耳边响起,紧接着一件黑色的大麾落在钟离静雅的肩上。

  “你是谁?这里又是哪里?方洁人呢?”钟离静雅回过头,揪住他胸前的衣襟,连珠炮似得发问。

  钟离静雅认出这个男人就是那个在梦中说来接她的那个男人,手上传来的温度告诉她,这不是梦,她是清醒着的。

  “夜之国的夜晚有些冷,以后不要穿的这么单薄就出来。”说完拉着她有些微凉的小手,朝屋中走去。

  夜之国?是什么地方?钟离静雅在脑海中搜索着她所知道的国家,印象中并没有一个叫夜之国的地方。

  “我问你方洁在哪,你把我抓来到底想怎么样?我可没有巨额赎金可以支付给你。”钟离静雅一边挣扎,一边吼道。

  该死的!到底是哪个绑架团伙这么先进啊?居然能够利用别人的梦来达到绑架的目的,不过他们是不是绑错对象了?她可是个穷人,一个就读于贵族学校的穷人。

  就算没有知识也该有点常识,没有常识也要经常看看电视吧,绑架这种幸运的头奖不都是那些有钱人才会中的吗?难道眼前这个身着古代服侍的怪咖都不调查清楚她的背景就把她绑来了?

  穿成这样,他以为是在拍古装武侠剧吗?他当自己是一代大侠郭靖还是乔峰啊?武侠小说看多了,这家伙不会头壳趴趴走了吧?

  啊……真是的,我上辈子到底是做了什么天地不容的事,这辈子才会这么幸运啊?钟离静雅有些抓狂地揪着自己散落在脸颊旁的长发,在心里无奈地哀嚎着。

  “你认为我在绑架你?”黑衣男子像是看穿了钟离静雅内心的想法一样,好笑地说道。

  “那你就放了我们。香港马会资料管家婆,”钟离静雅恶狠狠的盯着这个笑起来异常妖孽的男子,咬牙说道。

  “那可不行!”看着她生气的模样,黑衣男子似乎很开心,将身子趴在桌上,好整以暇地看着钟离静雅因为他的话而变得气愤难当的小脸。

  钟离静雅可以确定这个妖孽一样的美男子绝对是故意的,他以逗弄她为乐,就像猫戏弄老鼠一样。

  长长的银发随意的披散在身后,细碎的头发覆盖着他光洁的额头,狭长的凤眼中是难得的一蓝一紫的双瞳,高挺的鼻梁显得格外坚毅,菲薄的双唇带着一抹似有若无的微笑。

  一袭黑色的对襟长袍穿在他的身上,更显尊贵,银色长发不但没有为他增添一丝老气,反而更加让他有种脱俗飘逸的感觉。

  如果他不愿意放她,至少可以求他放了方洁,她不想因为自己的原因连累了好朋友。

  “哦,你说的是那个跟你在一起的女孩吗?”男子直起身子,单手支撑着下颚看着钟离静雅,一蓝一紫的眼瞳温柔似水,就像在看深爱着的恋人一样。

  “你把她怎么样了?”钟离静雅被他那不紧不慢的态度惹得有些火大,双手拍在桌上,俯身凝视着他俊美的脸庞,大声吼道。

  “我……”钟离静雅被他的话问得一愣,不知是不是受到他语气里哀伤的感染,让她有种像是做错事的孩子一般低下头来。

  我让他伤心了吗?怎么会……我们才第一次见面而已,为什么我会被他的情绪所感染?

  静雅,重生的你早已忘记我的存在,而我却依然停在被你遗忘的地方,默默地守护着你、等待着你……

  方洁是特殊的,是任何人都不能取代的,在她被学院里的人孤立的时候,在她伤心难过的时候,在她开心快乐的时候,陪着她的,只有方洁。

  “如果你愿意留在夜之国,那我会考虑送她回到她的世界去。”男子提出他的要求,言外之意就是她不留下,六开彩开奖现场直播,那方洁也回不去,或者还会有性命之忧。

  为什么要这样?感觉她就像是一件廉价的商品,可以随意的抛开或者拾起,像是一只被豢养的宠物,喜欢的时候就逗逗你,不喜欢的时候,就如同一只破布娃娃被丢弃。

  男子的声音依然那么温柔,眼中依旧是那让人沉醉的深情,可他说出的话却让人不寒而栗。

  “啪!”清脆的声音回荡在房中,昏黄的烛光映着黑衣男子俊美的脸庞,五个殷红的指印清晰的烙在他的肌肤上。

  “我……我……”钟离静雅以为他会躲开,谁知道他竟然一动不动的坐在那,任由她的手掌在他的脸上留下痕迹。

  “对……对不……对不起……我……我……我以为……你会……会……会闪开的……”钟离静雅看着自己颤抖的右手掌,眼中跳动着恐惧的水光,紫色的眼瞳经泪水的浸泡,显得格外光亮。

  “下次你再这样,我会生气的。”黑衣男子见钟离静雅惊慌失措的样子,从凳子上站了起来,走到她的身旁,长臂一伸,钟离静雅柔软的娇躯便落入他宽厚的胸前。

  你还是跟以前一样,不论是外貌还是性格,唯一不一样的只是你忘记了世间还有一个名曰夜魅的男人一直深深爱着你、等待你……

  月神,吾的王妃,千年过后,吾终于等到你回来了,这次吾一定会让你复活回到孤的身边,哪怕是牺牲再多!

  “对不起,静雅!”夜魅低头见怀中的钟离静雅一副呼吸困难的模样,连忙将她放开,柔声道歉。

  “你想谋杀吗?”一脱离夜魅的拥抱,钟离静雅立刻像只野猫一样竖起浑身毛发,凶狠狠地吼道。

  看着钟离静雅如此模样,夜魅脑海中的容颜渐渐与站在他面前的钟离静雅合二为一,一时间夜魅不由得望得出了神。

导航栏

Copyright © 2002-2011 DEDECMS. 织梦科技 版权所有 Power by DedeCms

公式无错九肖| 红楼梦心水论坛| 摇钱树官方网站登录| 香港挂牌彩图官网| 香港管家婆心水主论坛| 管家婆一句话玄机图| 财神论坛香港图库马会| 香港最快开奖现场直播开奖记录| 期期公开必中单双中特| 管家婆马会开奖结果|